淫亂乳娘 - 优优色影院

我叫「陳亦帆」今年17歲,是上海陳家的大少爺,父親「陳詩華」是上海英華錢莊的老闆,陳氏家族在上海是頗具有勢力的家族,歷代靠經營錢莊打下一片天下。

我出生時母親王氏因爲血崩而過世,這對父親造成了很大的打擊,也讓陳家變成了一脈相傳。

全家族的人對陳家唯一的香火自然是寵愛不已,父親自母親過世後,因爲思念母親而造成了大病一場至今身子骨仍未完善 ,也因此父親沒有再續弦。

由於我小的時候身體並不是很好,父親除了用珍貴食補外,在7歲時請來一位太極拳老師,教導我打拳,主要的目的是健身。

沒想到練習2年之後,我的體質大爲改進,而我對學太極拳也産生了興趣,所以我就一直練了下來。

我母親過世後,由於父親沒有再娶,父親時找來了一位乳娘,名爲「雲珍」。

雲珍當年生下女兒後,爲了生活只好將女兒寄養到親戚那兒,來到陳家做乳娘。

在我16歲時,被父親送到江家鹽場去經歷與陳家不同的生活,在鹽場是有血有肉的生活。

動輒就是千百個人在流血流汗,賺的是辛苦錢,江寒楓是嬸嬸們的叔叔,來到這兒一切都要聽他的。

寒楓叔從小就在鹽場打滾,他做事一切不按合理的方式出牌,慧芸嬸將我交給他後,他把我當工人看,將我丟到工人堆�去受苦。

幾個月下來,我因爲做粗重的工作而導致全身酸痛,但是身體也鍛煉的粗壯如牛。

我本身遺傳了父親的濃眉大眼。

嬸嬸說:「亦帆你除了眼睛及神韻像是父親,其他地方都有母親的影子喔! 你母親如果沒有嫁給你父親,早被挑選作秀女了。」

「看你氣宇軒昂的樣子,不知以後迷死多少女孩呢!」

我由於練拳的關係,在鹽場工作了幾個月後也習慣了,這期間認識了阿猴。

阿猴10歲就到鹽場工作,一晃就8個年頭了,他現在是鹽場的工頭之一,這個頭銜爭來不易。

寒楓叔把我丟給了他後也沒說對他什麽,所以他把我當做是一般的長工看,只覺得這人怎麽有一股嬌氣。

但後來與我相處久了,倆人就變成了好朋友。

這天鹽場下工之後,阿猴領到了工資,要拉我去紅樓說是要給我見識見識,由於這幾個月阿猴與我無所不談,但是聊的最多的就是那男女之事。

我不敢說自己沒有經驗還是處男,所以每次談及自己性經驗時,總是含糊的帶過,但是我已經對男女之事充滿了好奇及期待。

今日是發放工資的日子,大部份工人會出去尋歡。

我雖然想嘗試男女之樂,但是心�還是有所顧忌,所以找藉口不敢去紅樓,留下來待在江家的工寮內。

平常工作十分勞累,根本無法好好看看江家的環境,今日終於可以到工寮以外之處逛逛。

江家就好像一個城堡,由外牆的大門進入後是歷代祖先牌位的奉房,然後是傭人住處,東廂、西廂住的是江老爹的兒子媳婦以及孫子們。

最後北房住老爹,東西廂後是幾棟工人房。

我來到了傭人房時,隱約的聽到了奇怪的聲音:「啊……嗯……嗯……輕… 一點……」女子的聲音,我好奇的走近傭人房。

寒楓叔抱著一個女子,看這女子的樣子像是那位人稱黃大娘的管家,這黃大娘35歲左右,長的中等身材,我沒有見過幾次面。

眼下只覺得她皮膚白晰,雙乳碩大,寒楓叔抓著她時胸部晃動,搖曳生姿。

我偷偷的望進房內,只見寒楓叔的玉莖已經插在黃大娘的小穴�,隨著雞巴的抽送,白色的泡沫被帶出來了,流到大腿旁,仔細的看黃大娘,她身材保持的非常好,乳房大而圓挺,兩顆乳頭雖然已經呈現暗紅色,卻挺立了起來。

在寒楓叔的揉搓下黃大娘呻吟出聲:「喔……嗯……好…美…好當家……好舒服……」

此時寒楓叔將陽具拔了出來,又重重的插入,聽到「噗吱……噗吱」的肉聲以及「啊……好人……用力……肏……肏……我的……屄……」的呻吟聲。

看的我血脈賁張大雞巴硬了起來,看到黃大娘私處小穴上方,一片烏亮的陰毛,被帶出的淫水攪成一片,整個大陰唇咬住了雞巴。

當雞巴抽出時兩片大陰唇微微翻開,露出�面血紅的嫩肉,當寒楓叔的陽具插入後又全部密合起來。

由於寒楓叔動作越來越快,「噗吱……噗吱……」的肉聲也越來越大。

黃大娘此時嘴巴�喊叫著:「大雞巴……哥哥……再用力……一點……」

同時,她將兩隻腳夾住寒楓叔的腰部,拼命的用力將寒楓叔的下體往陰道上挺。

寒楓叔只覺得龜頭插的更深了,而且碰到軟軟的肉團,玉莖被肉團上一圈一圈的肉夾擊著,所以他也用力插入,「……好金花……再夾……緊一點……我要……丟了!」

黃大娘也跟著叫:「插死……我了……啊……不行了……喔……」

只見寒楓叔將雞巴抽出至龜頭後,再從龜頭插入屄內,沿著長長雞巴身送入整根大雞巴。

感受到小穴在蠕動著,整個陰莖被包的緊緊的,馬眼一松就射了,黃大娘此時也跟著丟的一蹋糊塗。

我在此时搓揉着自己的阴茎,下意识的比较起自己和寒枫叔的鸡巴,才发现我好像比寒枫叔的大且粗。

此时房内两人已经完事,我胡乱的抽抽阳具前端竟然射出白色液体,同时整个人飘飘然的感受到十分的舒服。

这大概就是啊猴说的飞天吧!射精后我就冲冲的离开了,但是满脑子都是插穴的事,我自己搓揉鸡巴就很舒服了,真不知道放入小屄后是什么滋味。

心中想着:“回去找机会拿珍姨来试试!”

不知不觉的过了九个月,父親也是半年未见亦帆,也想看看儿子在盐场过的如何,就将亦帆接回家,看到儿子的改变,心中十分高兴。

而云珍娘许久未见到我,看到我变成大人粗犷的模样,心里高兴的不的了,仔细的观察我。

云珍心想:“这个从小带大的小孩,已经转变成大人了,不但英气勃勃,个性也沉稳许多,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睡觉时还要摸着自己乳房的孩子”

自从云珍娘到陈家后,为了方便照顾我,晚上睡觉时自然与我共睡一床,在去盐场前俩人从未分开睡过。

这次回来云珍特别换了新的床罩、被套,给我一个新的开始,俩人睡前聊了许多的事情,我想开口询问有关男女之事,却不知道如何开始。

上床之后我知道云珍娘上衣前襟会打开来,以便我抚摸她的乳房,但经过上次偷窥的经验后,我已经不同以往了,我在抚摸乳房的方式有所改变,不但会摸揉,还轻拉乳头。

这样的方式让云珍姨马上像是受到电击一般,下体不自觉的流出淫液,云珍姨对这种感觉已经很遥远了,今日却因为我的爱抚,这种感觉又再度回到自己身上,心中生出了异样的心情。

此时云珍娘转身面对我,看到我的下身凸起了很大一包,心中想:“到以前小小的阴茎,现在却看来非常粗大,若是插到我的屄内不知道是什么滋味?”

再看到我眼中射出了欲望,这眼神是男人的性欲,我此时握着珍娘的乳房,开始知道自己从小所摸的这对乳房是对极品,乳房的之大一手握不住,柔软中带着弹性。

淡淡的乳晕上镶着从小含过的乳头,乳头虽然被自己含过了不知多少次,却依然呈现着淡红色。

不知觉的将左乳头含到嘴中,乳头在嘴中迅速挺立起来,舌头就绕着乳头旋转,云珍这下子心慌了。

她何曾经过如此仗阵,她过世的夫君也只是亲个嘴,摸一下乳儿,就把阴茎插入她的阴道内。

她可能连什么是高潮都不知道,如何能抵抗我如此的侵略及爱抚。

正当云珍要制止我时,我把嘴巴亲了过去,由于云珍要张嘴制止我的动作,不巧嘴对嘴的就合上了。

接着我的舌头就和珍娘的舌头卷在一起,云珍脑门一阵晕眩,自己下体遭到一根非常粗大的阴茎顶住了,自己的小穴无法控制的流出大量淫液。

就在此时我将舌头收了回去,要去吸云珍的乳房,她无力的说:“亦帆我们不可以做这种事,我是你的乳娘是半个妈,知道吗!!”

我此时将她的乳头吸入口中,将舌头抵住乳晕,绕着乳晕且围住乳头直画圈圈,珍娘因为快感再也说不出话。

她屄内的淫水已经将下衣沾湿了一片,连新的床单都已湿去一片。

我的玉茎也因为一直抵住珍娘的大腿根部而沾湿了,我知道珍娘嘴巴说不,但身体却反应出来不同的结果。

偷偷在她耳边说:“娘你好湿!”

接着我将鸡巴掏了出来,隔着珍娘湿透的薄纱内裤磨擦着大腿之间的凹处。

此时珍娘双眼微闭,两脸颊红润,已经一付任我宰割的样子,我动手要将珍娘的下衣脱去。

忽然珍娘按住我的双手鼓起余勇做最后的挣扎说:“我们……不能做爱……我帮你……用……嘴……吸出来好吗!”

也不等我回答就将我的鸡巴含入口中。

云珍此时才看清楚,我的鸡巴约15公分长,更要命的是龟头像鸡蛋般大,而且整根都一样粗,含在嘴里或是露在外面的都相当壮观。

我此时玉茎被整个肉团包裹着,说不出的舒服,而珍娘趴在我的老二上含着它。

从表面上看珍娘实在看不出来她已经35岁了,上半身白晰的肌肤,纤细的臂膀,衬托出那对坚挺的乳房。

再下去是柔弱的腰脂,以及丰厚的臀部,臀肉轻轻的抓揉,可以感受到油而不腻。

我终于像做爱一般的,在珍娘的嘴巴里抽送着。

“呕……啊……帆儿……轻点……娘的……嘴……被你的……弄……得……好涨。”

就在此时我将珍娘抱起来,把自己的脸面对珍娘的大腿根部,并迅速将珍娘的下衣脱去,她没有反抗,只是将腿夹的紧紧的。

我仔细看如此美人居然将归自己所有,淫欲更起,顶着珍娘叫了一声将她的美腿分开,就好好观赏珍娘的美屄,她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,任由我分开她的玉腿。

只见三角部位的阴毛稀疏点缀在其间,两条雪白大腿非常云衬,此时两人呈69之姿,我频繁的舔着珍娘的大腿及屄儿四周,不一会珍娘慢慢将肉穴往我嘴上送。

我终于仔细的看到了珍娘的神秘私处,此时已经湿透了。

只见珍娘的小穴非常窄小,而且呈现粉红色,大阴唇紧闭着,根本看不到里面,我看的心动不已就将嘴亲上了小穴,只听珍娘叫道:“不……要……啊……那儿……很……脏……不要……嗯……嗯”

我沿着大阴唇轻轻的舔着并将珍娘的淫水吃到口中说:“娘一点也不脏,香喷喷的呢!”

而珍娘听了淫心高涨,把我的鸡巴夹在乳沟之间,来回的用双乳抽送着,并且当龟头冲到嘴旁时用舌尖舔龟头前的马眼。

缩肛是可以抑制射精的,我原本不知道,此时心里想着:“我还不想丢!”它就自然的运作起来,把射精的欲望压抑下去。

反而是云珍娘已经10多年没有行房了,今天碰到如此的刺激,当我用舌头将大阴唇拨开后舔到阴核及小阴唇上珍娘就射出阴精了。

我笑嘻嘻的说:“娘你好棒!你吸得我好想射!”

她脸红的说:“你这个小色鬼,我那有做过这些事,今天都第一次。”

“娘第一次,怎么好像很熟练的样子?”

“还不是因为你,没事…鸡巴长这么大,弄得我七上八下的,还有!有的时候女人们在一起也会讲一些男女之事,虽然没有做过,有的倒是有听过。”

云珍娘羞答答的将脸撇开,不看我,我恢复了正常姿势后将嘴巴亲上珍娘。

珍娘主动的和我亲了起来,我一边将身体移入珍娘的下身,珍娘主动的将脚打开,并且勾住了我的腰部。

我终于将龟头对准了她的肉屄儿,用力向前挺进,却跑错了位置,珍娘将手伸来轻轻握住鸡巴将龟头顶住她自己的屄。

当龟头将小穴洞挤开进去一点时,珍娘轻声说:“我的……大……鸡巴爷。可以……进去了……你要……轻点……我…会痛,我许久未做……啊…啊。”

龟头进入后感受到被一层层叠叠的肉紧紧含住,由于我也是第一次肏屄,所以自己也手忙脚乱的。

慢慢将鸡巴插入了8分就几乎顶到花心,云珍只觉得小穴涨的要裂开了,但是淫水确立不断的流出,加上我小心的插一阵之后就不觉的难过了。

云珍反而自己动了起来,我看珍娘如此反应,开始将鸡巴大力的抽送起来。

珍娘说:“亦帆慢慢插……插死我!用力……以后……只……给……你……插,卟……啊啊……碰到穴心了……不行了”

我听到珍娘像仙女般的叫声后,就一记一记狠狠的插入,插入时玉茎把小穴的花瓣都带入了,抽出时两片大阴唇又同时翻出,并且将淫水带了出来,弄的两人都湿漉漉的。

“噗吱……噗吱……”的肉声中我说:“珍姨……做…我妻子……好吗……你的小穴!好美……以后……我……天天……要插……我要来了……啊……”

珍娘也呻吟着:“以后我只给我的帆儿插!啊……”

“珍娘……你……夹住我……的鸡巴……我要……射了”

“帆儿……可以……射在……里面……”

此时我的鸡巴暴涨起来,突然抖动着把精子射入云珍的小穴里,云珍被滚烫的液体烫的一阵收缩,也丢出了阴精。